> 新聞中心   > 援疆 > 正文

衢州18位援疆教師傾心打造“最有禮”學校——天山月下培桃李

核心提示: 學校環境整潔了,設施升級了,孩子成績提高了……近一年中,一曲東西部攜手共進的協奏曲悄然奏響。

南疆,天山腳下,絲路之上,凡是到過的人,都會不吝地贊美她的風光。

這土地上,包括浙江省對口支援的新疆阿克蘇地區在內的四地州,是全國深度貧困地區、全疆脫貧攻堅的難點和重點。

去年8月,為響應國家“援藏援疆萬名教師支教計劃”,全省475名教師遠赴新疆。衢州對口支援地烏什縣——阿克蘇地區兩個國家級深度貧困縣之一,少數民族占比達96%,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難度很大。

衢州市援疆指揮部在調研了解全縣教育現狀的基礎上,決定打造一所全疆示范性的學校,為受援地培養和留住人才。去年8月底,全市22名援疆教師中的18位,派往烏什 · 衢州小學(原名烏什縣第一小學)。教師專業涵蓋語、數、英、音、體、美、信息等7個學科,崗位從管理層到一線教師全覆蓋,與本校49位老師共同培育1000多名學生。

學校環境整潔了,設施升級了,孩子成績提高了……近一年中,一曲東西部攜手共進的協奏曲悄然奏響。

過程中,援疆衢州人帶來了什么,又獲得了什么?橫跨萬里,我們邊走邊感受那些真實而動人的溫情。

建設一批項目

從阿克蘇機場驅車向西近兩個小時,烏什 · 衢州小學(下稱“衢州小學”)出現在熱斯太街上。

目光接連掃過路牌上富有民族特色的街道名,又落到校牌上的“烏什”“衢州”,親切感與奇妙感一同交織在我心頭。

衢州支援烏什9周年,遠方的朋友早已習慣兩地相依共生的樣子。“歡迎來到衢州小學!”迎在校門口的當地老師們,甚至自然地略去了“烏什”二字。

環顧四周:青磚綠瓦,徽派風格建筑點綴其中,孔子像豎在路旁;校外圍墻上,是醒目的《論語》章節原文及譯文;6個年級24個班級,教室干凈整潔,教學設備齊全,還都配有與黑板融為一體的“班班通”,實現“互聯網+空中課堂”;教學樓背后,鋪就人造草坪的操場常年綠茵……

我們仿佛置身一所江南學校,只有注視學生和教師們高鼻深目的臉龐,才能察覺身在西域。

變化,讓當地教師阿麗亞驚喜不已。

幾分鐘可繞走一圈的學校真的不大,但去年11月阿麗亞休完產假回校時竟然迷了路。說起此事,她笑了又笑,還忍不住感嘆道:“過去的學校和現在相比,真的相差太多太多了……”

阿麗亞從長春師范大學畢業后,曾在東北師范大學附屬小學實習。見識過城市里現代化小學的樣子,她心里有種說不盡的落差——為自己的前途嘆惋,也為烏什的孩子憂心。

學校,甚至都沒有操場。

體育教師徐水龍帶著“新疆孩子為什么足球踢得好”的好奇而來。他想給學校建立“大課間”活動,推動孩子素質的全面發展。結果來了才發現,學校不僅沒操場,竟然連一個足球都沒有,更別說排球、籃球!

“沒有球,就和隔壁學校借,要不就踢塑料罐子。哪兒有空地哪兒就能上體育課。孩子摔了跌了,沙子嵌進腿上手上也不在乎。”他后來知道,學校前幾年在縣里的體育比賽就拿過冠軍。

“惡劣”的條件與孩子的熱情形成了強烈反差。“這兒的體育老師實在太有水平!我自愧不如!”徐水龍的一句調侃,道出的是對孩子堅強樂觀的心疼。

“校園硬件是正常教學活動開展的基礎。讓學校接軌衢州優質學校辦學條件是第一步。”校長陸瑞敬告訴我,為了給當地孩子創造學習條件,烏什縣在縣財政相對困難情況下拆遷征地15畝,衢州市援疆指揮部先后兩次專門從衢州聘請資深專家制定校園改造方案,投入1600多萬元改造提升教學樓、綜藝樓、食堂、綠化、道路、廁所等硬件設施,新建2000平方米綜合樓、標準化塑膠運動場。

如今,孩子們上課可以在教室里安心讀書,下課也能夠躺在草地上仰望藍天、遠眺群山。

課間休息時,我追問了幾個學生對校園的印象。

“太漂亮了!”“我喜歡這個新學校!”每個孩子都回答得干脆、響亮。

說話間,我凝視他們的眼眸,發現里面透著喜悅而真誠的光。

傳遞一套理念

強化教育質量,相比硬件提升,更大的難點、痛點在教學軟件。

上午10時,正值早讀時刻。我漫步在校園里,只聽得書聲瑯瑯。我注意到,不少孩子們在朗讀時,會用手打著比劃。問了老師才知,“一音一調一手勢”能夠幫助他們讀準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發音——這是援疆老師自創的“九一”教學法正在實踐中推廣。

語言,是教育和溝通的第一道難關。

2004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印發《關于大力推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工作的決定》。因為貧困引發的連鎖反應,南疆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發展較為緩慢,教育質量也相對落后。以往全校各科平均分就低,去年換了全國統一的人教版教材后,成績問題更加突出。

與援疆老師們圍坐一起聊天,許多故事讓我五味雜陳。

“孩子們對量詞沒有概念,常常會說‘一個云’‘一只山’”“平常一節課的內容,在烏什要拆分成三四節課來上”……

印象最深的,是語文教師葉秀珍舉的成語教學例子。

“我問孩子‘打草驚什么’?有人說‘鼠’,有人說‘羊’,有人說‘螞蟻’,就是沒有人說‘蛇’。”

“為什么呢?”我不明就里。

“因為烏什幾乎沒有蛇呀!孩子沒看過呀!”葉秀珍在同事交流后得知,全校一大半學生竟沒有出過縣城,對荷花、蓮藕等江南常見物什,更是沒有概念。

聽罷,席間一陣沉默——真是一則讓人笑不出來的“笑話”。

陸瑞敬認為,實施符合實際的教育方式是當務之急。

與以往分布在各個援疆學校的“單打獨斗”不同,衢州的18位教師覆蓋了學校全學科、全教學崗位。

根據學生學業狀況分班教學,讓大家“跳一跳就能摘到桃子”;利用師資優勢開足學科,鼓號、古箏、聲樂、書法等等“第二課堂”陸續開設;在規定教材之外,多為孩子拓展課外閱讀;參照浙江省“四點鐘學校”模式,實施“七點鐘學校”進行作業輔導……上到管理層面,下至授課方式,一套教學質量工程落實到細處。

薄弱的師資力量,是客觀存在的另一個問題。

“從前老師有些兇”“上課老師總愛讀課本”“成績差的同學,老師好像不太顧得上”……誠實的孩子們描述著從前的課堂。

“我已經認真教課,為什么孩子就是考不好”“個別同學厭學、逃學,實在沒有辦法”……坦誠的當地老師們傾吐著曾經的困惑。

我了解后得知:一方面,師資缺口大導致學生總會面臨“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窘境;另一方面,現有教師的三分之二教齡未滿三年、超過半數不是師范專業畢業,總體缺乏教學經驗。

“輸血”只能救一時,“造血”才是破題根本。

教齡30年的高級教師方平開設縣“小學語文教學能手培養工作室”,英語老師薛浩鋼開設縣“小學英語教學能手培養工作室”,援疆教師集中力量開設“青年教師成長驛站”,帶動校內外師資全面成長;教師們每人帶兩個到3個徒弟,簽訂師徒協議書,師傅對徒弟備課、上課、作業批改、基本功訓練、班主任工作等業務進行長期跟蹤指導,制訂了詳細的考核實施細則;每周開辦活動,使校內外教師學習培訓有基地……一套“傳幫帶”的人才培養機制在摸索中逐漸成型,并發揮其作用。

對學生抓教育,對教師抓培育。去年年底,僅一個學期,這所全縣成績排名倒數的小學打了一個“翻身仗”。全校語數兩科平均分提高了11.37分,一年級語文排名全縣第二。援疆教師汪瑞萍所帶班的語文成績獲得全縣第一,數學成績全縣排名第四。好多兄弟學校,甚至阿克蘇市的學生家長都紛紛打聽轉校事宜。本校青年教師也連續獲得阿克蘇地區各類教學獎項。

成績不是教育的全部。經過廣大教師一個學期的摸索實踐,借“衢州有禮”品牌,學校把“尚禮立人”確定為校訓。愛國禮、孝敬禮、文明禮等“九禮”內容,被編纂成為瑯瑯上口的歌謠。孩子們背下來,也做到了,從他人眼中的“搗蛋鬼”變為“好少年”。

衢州小學全力打造援疆的示范性樣板學校,使之成為“學生向往之地”“教師培訓基地”“國學傳承之地”。它猶如一條鯰魚,攪動了阿克蘇教育的一池春水。

建立一種情誼

在烏什的日子里聽老老少少說了無數句“衢州有禮、烏什有情”。漫步燕泉河畔,塑造成城市地標的衢烏地圖緊緊相依。

援疆從不是單向支援,而是雙向互助。

一周平均20多課時、下班后開會加班備課、休息日教師培訓……“為什么來新疆?有過抱怨嗎?”我試探性地問了不少人。

汪瑞萍的日記里有這樣一句話:“本想平平淡淡地度過這一年半,但站在講臺與孩子交流的一刻起,我為自己的自私感到慚愧,于是轉身以百分百的熱情投入工作。”其他老師的回答,也都與她的相似。

為了援疆,他們傾盡全力:沙塵肆虐、柳絮紛飛的時節,有人不得不每日服用抗過敏藥;工作節奏太快,有人瘦了10多斤;有的頸椎病復發,每晚睡不好覺,需要買個熱水袋敷著,第二天照常上課。

老師掛念學生,學生也心疼老師。“還是希望葉老師能夠多笑一笑。升學考試我們一定會加油的!”六年級學生熱娜古麗說,好幾次見到葉秀珍老師忙得只能靠在辦公室里啃幾根玉米撐一整天。家境不好的她,多希望這位總是送自己衣服穿、給自己買飯吃的“葉媽媽”,能夠多注意身體。

家長也送來感謝。寒假的一天,教師們集體坐上回家的大巴。兩位家長不知從哪兒打聽來消息,拎著幾大袋蘋果和馕,趕來學校送行。“他們抱著我們,拉著我們,一直重復‘謝謝你!謝謝你!’”離別的場景,濕了一車老師的眼眶。

工作10多年的校醫努爾葉沒有想到,援疆老師會如此忘我地投入工作。“最美的老師,一定要配最美的配飾!來了烏什,她們都是我的親人,我的兒女!”她自己掏錢為每一位援疆女教師精心挑選了絲巾,挨個地掛到她們脖子上。

“情感的認可是對教師工作最公正、最直接、最無價的回報。沒有什么是比獲得學生和家長的愛,更有成就感的事情。”陸瑞敬校長不知道,采訪時,有學生悄悄和我分享了“小秘密”。

“我們都覺得他不像校長,因為每天都笑瞇瞇,胖胖的,看上去特別有福氣。”趁老師不注意,古麗再巴把我拉到一邊,貓著腰輕聲耳語。

上上下下,烏什人民將純粹的愛和敬佩奉上。“衢州教育援疆團隊是戰斗、奔跑、溫暖的團隊,我被你們展示出的精神風貌、教學理念、教學方法所震撼;對你們深入課堂一線,真情投入、真心融入,敢于吃苦、勇挑重擔的責任與擔當精神表示敬佩。我要把滿分100分打給你們的業務水平;另外20分的加分,送給你們的管理理念和敬業精神!”阿克蘇地區教育局教研中心主任李瑛說。

“衢州小學教師,只是全省援疆教師中的一支小分隊。我們正在全力打造一所‘最有禮’的學校,使之成為‘學生向往之地’‘教師培訓基地’‘國學傳承之地’,通過文化的力量讓受援地各族群眾看到希望、看到未來。”衢州市援疆指揮部黨委書記、指揮長祝升明說。

天山月下培桃李,塞草山前育葳蕤。援疆老師帶著一顆種子來,留下滿園芬芳去;他們用滿腔熱忱,把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的故事向每個過客傳唱。

    法律聲明: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服務大眾,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詳細]
責任編輯:田衛軍
0
 熱評話題
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
一码中特平码三中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