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中心   > 兵團 > 正文

潛心做學問 傾力育桃李 ——追記援疆教師孟二冬

核心提示: 援疆教師孟二冬生前系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今年是他去世的第十三年,但他的事跡依舊深深感動著北京大學和石河子大學的師生們。

●兵團日報記者 馬燕

援疆教師孟二冬生前系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今年是他去世的第十三年,但他的事跡依舊深深感動著北京大學和石河子大學的師生們。

在多年的教師崗位上,孟二冬堅持以頑強的毅力、豁達的態度、扎實的工作和深厚的學識投身教育事業,以崇高的事業心和強烈的責任感忠實地踐行著一名共產黨員和人民教師的價值標準。即使遭遇病魔的折磨,他依舊堅守自己的理想,報效祖國和人民。他被追授為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09年當選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今年,他被評選為“最美奮斗者”。

惜時如金,奮力拼搏

“寒來暑往,青燈黃卷;日復一日,蕭疏鬢斑,幾不敢半日偷閑。”這段話正是孟二冬對待學習的真實寫照。

孟二冬1957年出生于安徽蚌埠,少年時期的孟二冬在父母的悉心教導下接受了先進思想的教育和熏陶,物質條件的艱苦磨礪了他堅韌剛毅的性格。1978年,21歲的孟二冬順利跨入宿州師范專科學校(現宿州學院)的大門。畢業后,他留校工作。

1985年秋,孟二冬以優異的成績進入北京大學攻讀碩士學位。攻讀碩士學位期間,他總是待在圖書館里,日日與書籍為伴。他對知識的渴求是無止境的,勤勉的他還主動研修其他相關學科,如文字學、音韻學、漢語史等語言學領域中非常專業化的課程。

1994年7月,孟二冬完成了北京大學博士學位的學業,并留在北京大學中文系任教。他的努力讓自己得以在北京大學繼續從事他所鐘愛的古代文學教學和研究工作。

孟二冬十分愛書,擁有很多藏書,他深厚的文學修養和功底,就來自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苦讀。

在冬日的陽光里,北京大學的圖書館寧靜而莊嚴。這是孟二冬曾經來的最勤的地方,他總是第一個來,最后一個離開,被稱作“第一讀者”。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一句空。” 1994年,孟二冬在進行《唐代省試詩》研究時,發現清代學者徐松的《登科記考》有大量的缺誤,他決定開始“補正”。他在散發著霉味的線裝書中一條一條查找,廣泛收集資料,參校甄別,將這部資料性極強的學術著作進行了系統整理。他這一干,就花去了寶貴的七年時間,終于完成了上中下三冊100多萬字的《登科記考補正》。2004年,這部專著獲得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并得到了文學界和史學界的高度評價。

十幾年的教學生涯里,孟二冬潛心鉆研,先后撰寫了《中唐詩歌之開拓與新變》《韓孟派詩傳》《千古傳世美文》《陶淵明集譯注》等400多萬字的專著。

身正為范,潤物育人

孟二冬所帶的研究生們講起老師,個個心存感激。他們說,孟二冬教授不僅教他們知識,還教會他們怎樣做人。在課堂上,孟二冬每次上課都會早一點到,下課后也會晚一點走,希望與學生有更多交流。

孟二冬的學生永遠難忘老師為他們寫的那些小紙條,紙條都是夾在他們的論文和作業里,上面寫得密密麻麻,有對文章修改的建議,有對語句出處的校對,還有對錯別字的糾正,他的認真態度讓學生們敬佩。

在任教的十幾年里,孟二冬保持了自己的備課風格,他課前靜坐“過電影”,課后“回放”找得失。除了教材上的內容之外,他還查閱了大量古籍,補充大量的考證資料。做到每個論點的論據都有詳實的文獻資料支撐。

在學生的眼中,孟二冬既是良師,又是益友。孟二冬家里生活并不富裕,而當他得知自己的博士生劉占召生活困難時,便將平時省下來的錢拿給劉占召。

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業發展,2004年3月,孟二冬主動要求參加北京大學對口支援石河子大學的教學工作。

孟二冬第一次在石河子大學講課時的情景,許多師生仍歷歷在目。2004年3月2日, 孟二冬到達石河子大學的第二天就開始給學生們上課。16時開始上課,許多學生提前半小時就趕到教室,他們發現,孟教授已站在講臺上等他們了。教室里,除了漢語言文學系的學生外,還有許多其他院系慕名前來的學生和老師搬來凳子擠在走廊、過道中。

恪盡職守,搏斗病魔

就在支教的第二周,孟二冬的嗓音開始嘶啞起來,他沒在意,以為是教師常會得的咽炎,多喝點水就會好,仍舊把課程安排滿。

4月初,孟二冬的嗓子出現了嚴重的不適,在師生們的再三要求下,他來到醫院檢查,醫生要求他立即住院治療,但他只拿了一些藥,就又回學校給學生們上課。

之后的幾天,他的病情越來越重,隨著聲音越來越微弱,他不得不在課堂上用起麥克風。每天晚上,他都因為咳嗽喘不上氣來,整夜不能入眠。

2004年4月26日,孟二冬在劇烈的咳嗽中堅持講完最后一節課,倒在講臺上。當天上課時,孟教授手里的麥克風在微微顫抖,臉憋得通紅。學生們望著孟二冬痛苦的樣子心疼不已。孟二冬望著這些自己教了兩個月的可愛學生,最后側身鞠了一躬說:“沒給大家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很抱歉。做學問要耐得住寂寞,大家要多看些書,都會比我強。”話音剛落,全班學生連同聽課的老師哭了。

2004年5月,從新疆回到北京,孟二冬接受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大手術。當時,他的病情已經萬分危急。 CT檢查顯示,他的氣管中長了一個四五厘米長的腫瘤,隨時都有窒息死亡的可能。他對醫生說出的唯一希望是:“盡量保住我的嗓子,我還要講課!” 幾十年來,如饑似渴、如海綿吸水般積累的一肚子學問,不能傳授給學生,他是多么的焦急和遺憾啊!

5月5日凌晨,手術結束了。手術后,孟二冬的傷口長達40多厘米。

石河子大學的學生們得知孟二冬的病情后,自發捐款2881.4元送到孟二冬手里。他感動得熱淚盈眶,安排妻子把錢全部購買成《四庫全書》的光盤,又寄到石河子大學他的學生那里。

2005年,孟二冬的病情更加嚴重了。但病榻上的他仍然惦記著學生們,他拿出3000多元錢買了文獻資料,贈給石河子大學的中文系資料室。

2005年9月,醫生為孟二冬進行了開顱手術。手術后,孟二冬剛恢復了一些體力,就參加了研究生的開題報告會,他用沙啞的聲音一講就是40多分鐘。在化療期間,他還經常忍著病痛指導自己的研究生。

2006年4月22日,孟二冬由于病情急劇惡化,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孟二冬將自己的光和熱閃耀到最后一刻。

    法律聲明: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服務大眾,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詳細]
責任編輯:柯婷
0
 熱評話題
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
一码中特平码三中三